旗下栏目: 快讯 故事 图文 文学 产品资讯 工地印象 综合报道

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京石武高铁“四电”施工纪实

沉沉一线穿南北—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京石武高铁“四电”施工纪实

来源:中国基础建设网 发布人:my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3-01-19 14:48:59

    记者赵守民 张荣文

  全长1167公里的京石武客运专线在世人关注的目光中,于12月26日胜利开通,这标志着纵贯祖国南北的大动脉——京广高铁实现了全线贯通。
  “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京石武高铁开通后,从北京至粤澳“千里河山一日还”的梦想变为现实。南北距离的“拉近”,京津冀、中原地带和珠江三角洲三大经济区的“并联”,必将对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发挥着难以估量的作用。而为京石武高铁“牵线”、“布网”的就是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的员工们。
  可以说,京石武这条大动脉里流淌着他们的一腔热血。


穿越征地拆迁的障碍


  征地拆迁被称作是“天下第一难”,由此而引发的纠葛随处可见。京石武高铁施工自然也不例外。
  石武高铁河南段项目部于2010年3月上场,5月份正式开工开工后第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四电”用地的征地拆迁工作。虽说用地规模不大,仅580多亩地,但因贯穿在570多公里铁路沿线的256个点上,涉及到8个地市13个县区上百个村庄,业主要求在4个月内完成征地拆迁工作,开启房建工程。面对繁重的征拆工作,党工委书记林京闽带来各分部征拆人员,天天穿梭于几十个市县、上百个村庄之间,周旋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纠缠于千家万户之中。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汗,不知吃了多少“闭门羹”,也不知遭遇了多少白眼,甚至挨打挨骂都不鲜见。
  一次,京石武高铁河南段项目部一分部协调办主任、共产党员刘国良,在与一位青年农民为征地事宜进行交涉时,因没有答应对方不合理的要求,对方竟恼羞成怒拿起一个啤酒瓶朝刘国良的头上砸去,刘国良的头上脸顿时鲜血直流。刘国良到医院包扎了一下,毫不犹豫地再次登门做工作。
  那位青年农民正担心刘国良会到派出所报案,没想到会再次找上门来,而且只字不提被打伤的事,而是平心静气地与他商谈。刘国良那以德报怨的气度打动了那位青年人。
  刘国良终于用鲜血换来了农民群众的认同,使得河南段项目部一分部在全线率先完成了征地拆迁任务。
  今年3月份,铁道部决定京石武许昌至武汉段于5月22日进行联调联试。方案公布后,业主才发现570多公里的石武高铁河南段沿线两侧,枝繁叶茂的一排排高耸入云的杨树,严重影响着联调联试和行车安全,业主临时决定将砍伐沿线树木的任务交给了石武高铁河南段项目部。面对在2个月的时间内,砍伐20多万棵树木的任务,地方政府都犯难了。因为,棵棵树木都涉及到老百姓的利益,片片树林牵扯到家家户户,每一株树木都需要反反复复地作工作。作为项目部党工委书记的林京闽再难也要冲在前。他带领项目部协调人员,上找政府,下到农户,磨破嘴跑断腿,不厌其烦、精诚所至,终于在地方高层领导的强力推动下,于5月20日前完成20多万棵树木的砍伐任务,确保了联调联试的如期进行。
  两年多来,京石武河南段项目部成功化解了43起阻工事件,未发生任何强征强拆和其他违纪事件,既保证了施工的正常进行,又保证了社会稳定。项目部连续两年荣获河南省“征地拆迁工作先进单位”称号。


穿越核心技术的封锁


  虽说这几年来中国高铁施工技术发展神速,甚至领跑世界,但高铁技术大部分都是消化吸收再创新而来,在某些核心技术方面仍然是受制于他人。
  比如,在客运专线特别是在时速300公里以上高铁电气化接触网施工中,接触网吊弦计算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技术,吊弦的计算准确与否直接关系到接触网导高、拉出值、定位坡度、导线平顺度等各种参数,对整个弓网系统好坏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哪怕是1毫米的差错,在列车风驰电掣般的行驶时,也会出现“跑偏”、“刮弓”(打坏列车的受电弓)等安全事故。而利用接触网计算软件则可以进行快速准确地检索计算,使吊弦安装一次性到位,不仅缩短计算周期,加快施工进度,而且能提高施工质量。因此,接触网吊弦计算软件,一向被视为客专电气化接触网施工核心技术,甚至有人说吊弦计算软件是接触网施工技术的“哥德巴赫猜想” 。然而,接触网计算软件长期由西门子等西方大公司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由他们提供技术服务,每条客专的服务费一般都数以千万元计,不仅加大了施工成本,而且常常因此而失去了主动权,影响工程进度。加快接触网计算软件的开发,掌握核心技术就成为电气化工程施工的“瓶颈”。
  因此,自上场石武高铁后,南方公司副总经理兼石武高铁项目部经理谢文艺就发誓要与西方电气化大企业、大公司在吊弦计算软件上“扳扳手腕”,在关键技术上尽快赶上或超过他们,以摆脱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
  2010年3月,石武客专项目部成立了由谢文艺为组长的350公里客专接触网计算软件开发课题组。
  当谢文艺和课题组人员不畏艰险、不怕挫折、坚持不懈,历经数月的日夜鏖战,度过了上百个不眠之夜,经过数万条程序的编写与计算,通过数十万次对子系统模块的修改与运行调试,终于设计成功第一版350公里/小时接触网工程计算软件。但在现场安装复测后,却给了课题组成员当头一棒,不仅承力索座的位置比理论值足足差了40多毫米,而且拉出值也偏差了近30毫米。连基本的腕臂计算都存在这么大的误差,何谈最为核心的高精度吊弦计算?
  对于第一版接触网吊弦计算软件的失败,谢文艺是有一定思想准备的,他用“每一点滴的成功,都是在无数次失败教训中取得的”的名言,宽慰着课题组的人员:“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经不起失败!”
  话虽这样说,但这就如同医生治病,不怕遇到棘手的病人,就怕不能确诊病因,找不到病根,就无法对症下药。“不消灭其原因,就不能消灭其结果。”通过对所有疑虑的地方进行仔细地复测核查,发现所有的数据均无误差。各方面的数据都是对的,但试用效果却如此之差,这一下如同一瓢冷水浇到课题组成员的头上——顿时从头顶凉到脚后跟,大家的情绪一落千丈,甚至怀疑作为一个工程项目部有没有这样的能力攻克这一尖端技术。
  大家的心情郁闷,谢文艺心里也是沉甸甸的。晚饭没有吃,就拿着那些厚厚的试验数据回到寝室。像个老学究一样,翻来覆去地对每一组数据进行地“相面”:是测量工程中出了问题?还是零部件的某一个输入数据有误差?是数学模型的研究方向不对?还是跨距、限界或支柱斜率的数据有误?……
  不觉不知时间已经过去了4个多小时,突然,一个意外的发现让他灵光一现。他按捺不住惊喜的心情,早忘记了已是下半夜时分,拿着那些数据跑出了寝室,把课题组成员一个一个地叫起来,兴奋地对大家说:“刚才我对所有数据进行了粗略的分析,情况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那么糟糕,尽管试装复测数据不理想,但它是有规律的,只要我们循着规律去查询,就不难找到原因,只要找到原因,就不愁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说干就干。谢经理将课题组成员分为两组,一组运用“旁证法”和“力矩平衡法”对影响吊弦精确性的所有数据,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进行测算验证。
  经过反复的模拟实验和分析,最后课题组发现在参数修正时没有考虑到铝合金材料受力后引起的变形误差。而此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3点多了,谢总和他的课题组顾不得一夜未合眼的疲倦和劳累,带着充满期望的兴奋和喜悦,直奔现场,立即在现场进行了修正后的安装调试论证,通过现场的反复试验,最后课题组终于总结出了铝合金腕臂,在不同线路状态下受力后变形误差的修正,并成功解决了腕臂计算影响精度的误差瓶颈。
  今年5月,谢文艺带领职工们在石武客专92个锚段进行了腕臂、吊弦两个部分计算运用试验,一举取得了100%的成功率。而且较之同类软件具有使用范围广,系统性更强(传统计算软件腕臂与吊弦是分开的,而他们开发的软件是将二者作为一个系统来处理的),并设有自动纠错功能和导出链接功能,腕臂与吊弦结果输出可直接生成工点图和表格。
  这一软件开发成功,标志着弹链吊弦计算等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在接触网上的这场“搬手腕”比赛中,谢文艺和课题组的人员实现了“后来者居上”的目标!这一创新成果获得了中国知识产权发明专利,荣获中国铁建和湖北省科技成果特等奖。


穿越传统的管理模式


  在人们的印象之中,“四电”施工除了各种机站的设备安装外,一般都是野外作业。但京石武高铁京石段项目部,记者却见到了反常的一幕,包括接触网腕臂、组合定位装置、整体吊弦、信号中继站箱房内设备安装等产品预配,全部采用工厂化生产,流水线作业。
  电气化局集团副总工程师兼京石武高铁京石段项目经理潘功书告诉记者,在现代化京石武高铁,传统的管理模式被结束了它的历史史命,代之而起的“四化”管理模式。
  产品生产工厂化:即对所有设备产品预配全部实施工厂化生产,流水线作业;
  数据管理微机化:即对接触网数据采用微机化管理,并使用专门的计算软件进行腕臂、吊弦计算,保证了工程质量的精度。
  过程控制标准化:即对每一个分部工程均采用首件定标、工序操作过程实名管理的方式,使施工各个环节得到有力的监控,做到了标准统一,质量优良。
  质量检查常态化:即采用定时平推检查和重点检查相结合的检查模式,对安全质量问题形成问题库,责任到人,及时销号。对施工过程全部采用网络纠偏技术,定期修正施组方案。
  今年8月初,铁道部专家检查组与接收单位——武汉电务段的领导到石武高铁湖北段进行最后的联调联试检查,对于这些专家们来说,“行家一伸手,就知道有没有”,哪里是施工单位的“软肋”,哪里最容易“打马虎眼”,他们最清楚,越是那些不显眼的细微之处,才能见证真功夫。
  他们来到信号中继站信号设备柜前一看,防尘罩再也不是一般常用的彩条布,而是用的喷绘防雨布,上面醒目地印刻着企业名称、企业的价值理念、企业精神。不仅如此,按设计要求轨道上固定箱盒的锚栓都是裸露的,但信号分部的职工,却都给它们穿上了“衣服”,涂上了防锈漆,对钢轨引接线都装上了绝缘的双护套,所有的引线孔都配置了防护圈,防护圈里还加了防火泥,全线900多处轨道支架无一疏漏。……
  这一变化,不禁让武汉铁路局电务段的一位领导信服地说:“细微之处见精神,这个单位令人刮目相看。”

已获能量值:0
首页 | 热点资讯 | 行业纵横 | 一线快报 | 招标采购 | 企业产品 | 知识技能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业务公示

Copyright © 2017 建设发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42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