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栏目: 快讯 故事 图文 文学 产品资讯 工地印象 综合报道

风雪祁连谱赞歌—中铁二十局集团兰新铁路甘青段祁连山隧道掘进队英雄谱

来源: 建设发展网 发布人:陈祖财 人气: 发布时间:2013-05-27 10:07:25
        通讯员 刘义同 报道

  五月天的草木繁盛,花儿娇艳,尽收眼底的美丽挥之不去。地处雪域高原的中铁二十局集团兰新铁路甘青段祁连山隧道驻地,却是天寒地冻,狂风呼啸,大雪纷飞。阴冷的祁连山隧道内,机械轰鸣,尘土飞扬,稀薄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浓浓的柴油烟味,掘进队的工人们各自忙着手中的活,为按期凿穿祁连山隧道争分夺秒地努力着。
  兰新二线甘青段祁连山隧道全长9490m,轨面海拔最高高程为3607.4米,线路所经区段高寒缺氧、地质复杂,是全线自然条件最艰苦、施工难度最大的区段,属高原条件下一级风险隧道,被铁道部和甘青公司列为全线头号重难点工程。
  2013年,是兰新第二双线建设攻坚的关键之年,是确保祁连山隧道贯通的决战之年。
  担负该隧道施工的是一个英雄的团队——中国铁建二十局集团祁连山隧道掘进队,其前身是被授予“风火山尖兵连”的原铁道兵十师五十团十三连。
  自1959年3月从抗美援朝战场回国进入青藏高原担负青藏铁路施工以来,54个春秋,工程干了一段又一段,人员换了一茬又一茬,这个英雄的团队始终未离开过青藏高原。
  如今,二十局集团一公司祁连山隧道掘进队又将“风火山尖兵连”的旗帜插在世界高铁建设的最顶端,全体参建员工包含着激情,坚守着责任,续写着铁路建设的新奇迹。
掌舵人:苟冰

  作为祁连山隧道进口掘进队队长的苟冰,从非洲大陆的安哥拉铁路到世界铁路的最高点——青藏铁路风火山隧道,再到世界高铁的最高点——兰新二线祁连山隧道,一直在续写着“冰哥传奇”。
  1996年,刚刚毕业的苟冰,远离祖国,奔赴非洲大陆,成为二十局集团一公司的首批“拓荒者”。三年的时间,先后从事过后勤管理、物资调配及驻安大使馆联系工作。
  2001年,青藏铁路开工建设。作为铁道兵后代的苟冰,不顾家人的反对,满怀激情,带着梦想支身前往世界铁路的最高点——风火山隧道,开启了雪域高原的筑路生涯;2010年,兰新二线开工建设,苟冰主动请命,担任了项目部调度室主任,延续着自己的高原情节。
  由于祁连山隧道前期进展缓慢,成为了业主的重点督促对象。2011年10月23日,苟冰临危受命,担任祁连山隧道进口掘进队队长。
  刚上任,苟冰就提出了“工作上严格要求,生活上倍加关心”的管理理念,制定了自己的主要任务是搭舞台、拢人心。
  苟冰在队里制定了不可触碰的三条红线,即工序衔接不能脱节,按照要求必须完成;任何事情不允许反复出错,否则坚决清退;后勤保障跟不上就要问责。只要不触碰红线,苟冰对各管理人员和工班给予了充分信任和放权管理,从总工到副队长,从工班长到现场管理人员,每个人都有明确的管理权限和职责,并在工人面前树立管理人员的威信。记得有一次,两个工班闹矛盾,作为队长的苟冰没有出面处理,只提出稳定职工情绪和保证以后不再出现类似问题的两个要求,而后交给工班长全权负责。“受权”的两个工班长立刻调查情况,及时作出了处理,化解了此次事件。
  由于施工环境恶劣,施工队伍极不稳定,人员更换频繁,为了稳定队伍,苟冰亲自抓后勤保障工作,为参建员工提供了更加舒适和谐的工作和生活环境。
  由于工序衔接的原因,隧道施工的作业人员下班时间不一致,很多人会因此错过时间,耽误吃上热菜热饭。一次,苟冰和几名作业时间因为加班,错过了吃饭时间,到达食堂后,食堂小灶上都是热菜热饭,而大灶上却什么都没有了,几名工人只好走了。这时,苟冰看到后,立马让食堂重新烧菜做饭,安排几名工人就餐后,才去自己吃饭。因为此事,该队就制定了一项规定,不管是管理人员,还是一线作业人员,无论任何时间下班,都必须有热菜热饭吃,否则将对食堂管理员和厨师进行问责。
  隧道内常年水泻如雨,工人的衣服每天都是湿的,为了让工人每天晚上睡得舒服,第二天早上能够穿上干的衣服,该队所有的宿舍里全部安装暖气,并且常年不停。
  每逢节假日,该队利用包干经费购买牛奶、水果之类的分发给农民工。员工生日时,该队食堂都会多炒几个菜,准备生日蛋糕,在推杯换盏中互送祝福。天寒地冻的祁连雪山中,一股股暖流在广大参建员工心中流淌。
  面对平导和正洞增加1公里的施工任务,苟冰表示,我们将抱着必胜的信心,决战祁连山,为“风火山尖兵连”旗帜增光添彩。
智多星:杨立燃

  30岁的杨立燃是该掘进队的总工程师,曾是宜万铁路龙鳞宫隧道的技术主管,坚守鄂西深山4年,攻克了隧道溶腔处理的世界性难题。
  这次与杨立燃短兵相接的是“碎屑流”。“碎屑流”有一个形象的名字,叫“地下泥石流”。这是世界铁路隧道施工史上第一次遇到此种地质,没有施工经验可以借鉴。
  首次与碎屑流相遇的场景,杨立燃至今仍记忆犹新。2010年10月18日凌晨,当他负责的硫磺沟斜井掘进到258米时,一股夹杂着碎石、泥土等的流体突然从拱顶喷涌而出,短时间内涌出量就达到50余方。
  碎屑流为塑性流体,主要为断层破碎带富水软弱围岩,开挖后碎屑流随水涌出,具有高流动特性,易造成围岩大变形,甚至大面积坍塌等地质灾害。
  第一次面对碎屑流,没有应对办法,就自己摸索找办法。不服输的杨立燃,下决心驯服这条“地下泥石流”。
  杨立燃带领技术人员成立了技术攻关小组,通过反复与碎屑流较量,制定了“首先稳定碎屑流、释能降压泄水,紧跟后方结构加固;然后碎屑流塌体加固;最后开挖支护、衬砌施工”的处理措施,将2到3种隧道施工工法揉在一起,总结出“一探二封三泄四注”新方法,成功解决单一工法无法解决的隧道掘进难题。
  如今,祁连山隧道围岩状况相对稳定,但是杨立燃丝毫没有半点放松。每天早上8点整,他都会到每个工作面巡查,重点是确保掌子面的安全掘进、支护。每循环根据围岩的变化确定进尺及相应的支护参数,提前做好各种不同地质灾害的预防处理措施。
  由于每天都要在隧道内蹲守十个小时以上,杨立燃患上了陈旧性肺炎,医生建议他不要在隧道工作,性格倔强的他依然选择了坚守。
  “待到祁连贯通时,就是吾辈还家日!”杨立燃坚定地说。
急先锋:李吉生

  初见掘进队副队长李吉生时,他刚刚从隧道内值班回来,眼睛红肿,走起路来脚有些不灵活。问其缘由,才得知李吉生的脚去年刚刚受过伤,还没有完成康复。
  2012年6月26日,祁连山隧道平导掌子面突涌大水,由于水量大,造成钢拱架坍塌,蹲守现场的李吉生立即指挥挖机进行现场清理。由于隧道内光线暗、噪音大,司机移动挖机时,未能注意到站在旁边指挥的李吉生,挖机履带压过他的脚面,鲜血瞬间沾满鞋子。
  李吉生立即被送往门源县第二医院,由于伤势过重,经医院稍作处理后,又被转往西宁市武警医院。经医院检查,李吉生三个脚趾全部压断,在医生的紧急抢救下,成功接上两根脚趾,第三根脚趾由于被压粉碎,无法接上。
  住院48天,在家休养30天,还未完全康复的李吉生主动上山,又一头扎紧了祁连山隧道施工中去。
  “今年祁连山隧道施工任务特别重,现场值班人员又少,自己对施工现场比较了解,呆在家里根本放心不下。”李吉生说道。
  年过半百的李吉生,已在筑路生涯中奋战了30余年,先后参建过西安火车站地下通道、宝中线、京沈高速、苏杭铁路、西安绕城、宜万铁路等十余项工程。2010年5月份,李吉生被调入兰新二线甘青段担任祁连山隧道掘进队副队长。
  现在,李吉生每天都会坚守在掌子面,随时观察掌子面围岩变化情况,及时做好喷浆、支架等施工安排,确保隧道内通水通电正常。
  由于长时间的站立和泡在水中,李吉生的脚每天都会疼,但他却没有请一天假休息,日复日一日地坚守在现场。
大总管:胡家森

  身材微胖,头戴一顶大棉帽,脚穿一双肥大的雨靴,身穿一件厚重的大黑棉衣,沾满了油污和泥土,说话语速偏快,操着一口地道的云南昭通地方口音。    这就是胡家森,祁连山上人人尊称的“胡总管”。
  胡家森是在2010年5月上祁连山的,一直在祁连山隧道进口架子一队负责物资设备管理工作。
  胡家森是一名1979年入伍的老铁道兵,参加工作34年来,转战祖国大江南北,先后参加了10多项工程建设。在陕西罕东铁路、陕西耀县水泥厂扩建工程、宝中铁路、京沈高速公路、朔黄铁路、苏州官渎里立交工程、北京地铁10号线、海洋铁路、十天高速公路等工地上都留下了胡家森的足迹。几十年来,胡家森一直和工程物资设备打着交道。
        入伍参加工作中后的胡家森,还有一段长达3年的学习经历。怀揣大学梦想的胡家森,因家境贫寒,高中念完,为减轻家庭负担,就参加了铁道兵。那时以高中学历入伍铁道兵,已算是个文化水平很高的人。爱学习、勤钻研的胡家森,1987年考上武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学习物资管理,借以提升自己的业务专业素养。    “胡总管”,果然名不虚传。他手下有一支“大部队”,挖机、出碴车及水泵等大型设备70余台套,水电工、修理工、机械司机等人员60多人。胡家森召开物资设备管理工作会议的时候,队部的会议室都无法坐下。    胡家森的队伍不仅庞大,而且变换十分频繁。祁连隧道是当今“世界高铁第一高隧”,海拔3600多米,是典型高寒缺氧地区,一年冬季长达10个月,最冷月平均气温为-13.1℃,极端低温为-34.5℃,空气中的氧气含量仅为内地的60%,自然环境十分恶劣。工作劳动强度大的机械司机、修理工,很难招到,而且留不住人,几乎每天都有人因为忍受不了恶劣的自然环境而辞工下山。据胡家森介绍,绝大多数司机、修理工都是在社会上临时招聘的,没有职工队伍稳定,想走就走,没有办法挽留,有的人给再高的工资也不愿意干,他的队伍只有不到30%的人员是稳定的。
  招人,成了胡家森一项重要的工作内容。身在雪域祁连的胡家森,借助网络招聘司机,每天接到的电话多达几十个。
  “高原环境太恶劣,只要人员稳定,我们一定会如期打通祁连山隧道!”胡家森的话语中充满了信心。
真男儿:段旺

  2011年12月22日,举办婚礼,2011年12月26日,赶赴工地;2012年5月11日,儿子出生,2012年5月30日,赶赴工地。
  本来应该享受新婚和儿子出生幸福的段旺,却在近一年半的时间内,仅仅陪伴妻子和儿子短短的24天,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
  2009年毕业于内蒙古科技大学的段旺,于2010年3月份成为兰新二线甘青段祁连山隧道首批建设者。
  首次踏上青藏高原,身高力强的段旺也出现严重的高原反应,在山下县城休整一个星期后再次上山。
  三月的祁连山,每天都是零下十几度,狂风夹杂着大雪呼啸着,虽然住在项目部搭起来的帐篷里,依然无法抵御严寒。没有饮用水,只能喝雪水,没有通电,用蜡烛或手电筒照明。面临如此恶劣的环境,刚刚毕业不到一年的段旺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在项目领导的帮助下,最终选择了坚守高原。
  为了工程顺利开工,段旺和其他人员每天都要扛着仪器步行到施工现场。由于风大雪急路滑,他们只好背着身子倒着走,在一次又一次的跌倒和爬起中,完成了前期的准备工作。
  如今的段旺,已是祁连山隧道掘进队的主管工程师,主要负责现场技术指导和方案编制。随着掌子面的不断增加,段旺身上的压力越来越重,每天都要在掌子面根据围岩情况判定进尺多少和支护措施,并做好对下技术交底。
  随着隧道的不断掘进,洞口距离掌子面越来越远,隧道内含氧量也越来越低,每天守在隧道内长达十小时的段旺,经常会出现恶心、头晕等症状。实在坚持不住,他才会到吸氧机前吸氧,然后又跑到掌子面继续坚守。
  “我们有信心凿穿祁连山隧道!”段旺向笔者喊出来自己的豪情。
  面对年底贯通祁连山隧道的艰巨任务,该掘进队的全体参建者喊出了“高寒缺氧不缺精神”的豪迈口号,每个人都在坚守在自己的岗位,向着既定目标不断迈进。
已获能量值:0
首页 | 热点资讯 | 行业纵横 | 一线快报 | 招标采购 | 企业产品 | 知识技能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业务公示

Copyright © 2017 建设发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4247号-1